国文互动旗下网站

微信
手机版

万达影视亏损16亿,北京文化慈文欢瑞无一盈利

2020-07-16 20:39 来源:观察者网 围观 : 150次

180天,影院终于等来了复映的消息。

7月16日,国家电影局发布通知,低风险地区在电影院防控到位的前提下,可于本月20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电影局同时要求电影院每场上座率不得高于30%,日排片减至正常时期一半,观众必须全程戴口罩。

复映可解下半年影院之急,上半年的业绩却已是板上钉钉。

据观察者网统计,目前已有七家影视公司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除完美世界和芒果超媒逆势实现盈利外,万达、金逸、北京文化、慈文、欢瑞世纪均报亏损。

其中,院线发行、放映公司亏损严重,万达影视亏损高达16亿元,金逸亏损超过3亿元,北京文化、慈文、欢瑞世纪等亏损相对较窄。盈利的两家公司中,完美世界的营收并不来源于影视业务,而是上半年居家时间延长带来的游戏收入;上半年净利润超10亿的芒果超媒,则是依靠爆款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的意外加持。

完美世界、芒果超媒逆势盈利

作为“唯二”盈利的公司,完美世界得益于上半年游戏业务的快速增长,预计净利润超过12亿元;芒果超媒则背靠湖南广电的版权红利,加之《锦衣之下》和爆款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的热度加持,芒果超媒在影视股中一路走高,最高点1315亿,一度赶超爱奇艺。

据芒果超媒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净利润为10.4亿元至11.4亿元,同比增长29.42%至41.86%,超出预期。

但值得注意的是,进入下半年,完美世界游戏业务能否在国内外游戏审查及竞争中继续向好,这究竟是一时光景还是可持续之势还很难判断,此外,目前积压状态的《光荣与梦想》《不婚女王》《半生缘》等影视剧项目进展及表现都是潜在的业绩风险。

对于芒果超媒而言,《浪姐》的助攻是显而易见的。据开源证券研报显示,乐观预计,《姐姐》的赞助广告收入高达5.46亿元,2020年芒果超媒会员收入或达27.93亿元,增长11.03亿元,其中一半都是《浪姐》的贡献。

看到爆款的势头后,芒果超媒还与抖音合作,邀请“姐姐”们参与共计12期的抖音独家直播带货节目,但首秀直播5小时带货372万元的表现并不算最佳。

还需要考虑的是,破圈爆款的综艺毕竟是一时之势。如何创造出下一个《浪姐》,这也许是整个湖南广电正在思考的问题。

万达金逸巨亏,其他公司也不好过

自春节档影片集体撤档后,国内院线就进入了长达半年的停业状态。影视公司的现状在前两个季度亏损的业绩报告里一览无余。

以万达和金逸为代表的院线发行、放映公司净利润下跌尤为惨重。据金逸和万达的业绩报告,2020年上半年,金逸影视亏损3.1亿至3.9亿,万达电影亏损15亿至16亿,去年同期,二者的盈利额分别超过5500万和5.2亿元。

对万达来说今年的坏消息不止这一个。据腾讯新闻报道,2012年万达斥资31亿美元收购的AMC院线目前市值已跌去九成,所欠债务总额高达49亿美元。3月底,曾经的美国第二大院线AMC在疫情重压之下全线关门。4月,多家媒体报道,彻底失去收入来源的AMC已在计划申请破产。尽管万达随后否认,但8年投资打水漂、AMC濒临破产已是不争的事实。

尽管营收没有完全绑定电影,欢瑞、慈文和北京文化的态势依旧不容乐观。

据北京文化14日晚间发布的业绩预告,2020年前两个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亏损5000至7000万元,去年同期亏损4600万元。

尽管此前北京文化投拍的《我不是药神》、《战狼2》、《流浪地球》叫好又叫座,但由于旗下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文化传媒因原管理团队流失,经营业绩下滑明显;此外,北京文化第二大股东华力控股此前因法律纠纷遭法院冻结财产,其中包括775.67万股北京文化股份,因此在7月1日北京文化发布的2019年财报中,去年全年北京文化业绩仍报亏损24.2亿。

对于财务营收没有完全绑定电影票房,在电视剧、网剧、综艺等均有布局的欢瑞和慈文来说,亏损幅度较窄。其中,以电视剧和网剧收入为主慈文在五家公司中亏损最低,为400至800万元。

另据欢瑞世纪公告,上半年预计亏损1.22亿元。主要原因在于影视剧开机和拍摄进度推迟,公司影视剧销售收入及艺人经纪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此外,2020年上半年,欢瑞投拍剧集《锦衣之下》、《秋蝉》、《我在北京等你》等播出,相关营销力度和费用增长幅度加大,导致报告期净利润大幅下降。

从业者抱头痛哭,亟待票房解渴

22亿,2020年上半年的票房止步于此。

一位纪录片导演向观察者网透露,拍摄计划叫停后,他和同事们经常晚上一起喝酒消愁盼开工,“喝完酒我们十几个中年男女就抱头痛哭”,“是真的抱头痛哭”,他补充道。

影城经理董文欣在微博表示,“我进入电影放映行业已经15年了,本来想从这个岗位退休的,现在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可能了。”

七月上旬,她所在的百丽宫影城进入清仓状态,零食、饮品及电影周边被摆在临时卖台上低价出售,她自己本人也开始在朋友圈卖酒自救,她自嘲“文艺中年卖酒,面子不重要,活着才重要!”

但这点收入对于“干涸半年”的影视公司来说,并不解渴。对于上半年没有电影上映的影院而言,一切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以万达为例,此次亏损主要原因是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公司下属600余家国内影城1月23日起全部停业,境外影城也于3月底暂停营业。同时万达主投主控的《唐人街探案3》等影片未能如期上映,部分影视剧拍摄进度也有所延迟,公司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

但同时,万达仍需要支付员工薪酬、影院租金、财务费用等较为刚性的成本费用,导致预告期内公司经营业绩出现较大亏损。

其他影视公司公告中也对亏损作出了类似解释。

尽管出于安全考虑,影院恢复正常营业仍有诸多限制,但观众积攒了半年的观影期待对影视行业必将是一次提振。据猫眼研究院2月到5月发布的三次调查,观众回归影院观影的意愿明显提升,期待回到影院的观众从54%提升至88%。而对影院观影存有忧虑的观众也从42%下降至20%。

但是,在疫情的巨大震荡之后,观众重新建立对影院观影的安全感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逐步被视频网站培育起来的线上观影习惯也势必在今后继续对影院产生长足影响。

影视公司的下半年,也许依旧难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