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尘埃落定 文学经典

话剧《尘埃落定》即将登陆深圳 口碑力作再现文学经典

zhuixing zhuixing 发表于2021-04-27 02:17:08 浏览187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一个生在王权之家的“傻子”,见证了一群“聪明人”在藏族土司制度从繁荣走向消亡的末日余晖下的“血色浪漫史”,从一段生与死的前尘往事中,揭开一场“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的魔幻穿越之旅。

由九维文化与四川人民艺术剧院联手打造,改编自著名作家阿来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同名作品的话剧《尘埃落定》即将于4月29日至5月2日在深圳保利剧院上演。在北京首演时,该剧获得原著作者阿来的首肯“众多版本中最忠于原著,”“丰富、锐利、智慧,非常圆满”等评价。

以舞台呈现凸显文学戏剧力量

我们可以看到一段在流水一般的姑娘里寻找的爱情;一场在罪恶在骷髅里开花的战争;一段隐匿在亲情、伦理与人性之下的权力争霸;一场贪婪、枪炮和病毒炸开的末日狂欢;一件披上就会灵魂出窍的紫衣、一个被割掉两次舌头还能说话的奇迹、一个诞生于四川阿坝藏区的“阿甘式”人物......

陕话版《白鹿原》一样,话剧《尘埃落定》同样没有启用任何明星,完全尊重原著和改编,都是以令人震撼的舞台呈现和感染力,凸显了文学和戏剧的力量。

两位饰演傻子的演员都在导演的精心调教之下,收获了一片好评。在“世俗之见的傻子、自言自语的傻子、通灵者的傻子、上帝视角的傻子”四个维度之间自由游离,在故事真实性和戏剧假定性中跳进跳出,时而天真懵懂、混沌低能,时而冷眼旁观、语出惊人。加之四川人艺43名演员班底,更是在导演的细致打磨下,呈现出“一颗菜”的表演状态,塑造出了一个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

忠于原著展示诗兴文本

“傻子”被仇人一刀杀死,灵魂缓缓离开身体,俯瞰着脚下的土地说:“如果灵魂真有轮回,叫我下一生再回到这个地方吧!”随后,漫天的尘埃徐徐“落定”,白茫茫的石头落下,太阳冉冉升起。——这是《尘埃落定》的最后一幕。

编剧曹路生也是阿来语言文本的忠实拥趸之一,在改编的过程中,保留了小说意味深长的诗兴文本,保留了傻子少爷内心独白来推动故事情节的独特设置。观众置身剧场,可以身在其中地和傻子少爷对话、也可以置身事外地摘星为句,饮酒而歌,蘸血成诗,去触摸那一段如尘埃般起落的历史,在文明进程和社会发展中见到天地、纵深和自己。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吕效平称“《尘埃落定》把阿来创造的《红楼梦》般的诗意,捧在手心,然后更强烈地激活在舞台上。”

215分钟,浓缩原著30万字的故事,无论从导演语汇还是编剧改编上,都十分地忠于原著。曹路生在改编时,坚定“让原著说话,让人物说话的原则”,以原作中王权线、情感线、复仇线、轮回线四条复杂交错的主线为脉络,将原著中神秘梦幻又充满智慧启迪的灵性世界搬上舞台。阿来也对此盛赞:“以往各版改编都多少有些隔阂,这一版真的做到了水乳交融,难辨你我。”

七个戏剧空间随时空穿梭

曾成功执导《白鹿原》《黄土地》等话剧的国家一级导演胡宗琪紧紧把握了文明末路时的荒蛮刚勇与血性浪漫,用独特的美学视角在舞台上写就了一首荡气回肠的诗歌。用仪式感极强的场面化叙事,表达给观众身临其境的戏剧体验。

舞美设计兼顾特殊性和普世性的平衡,让观众看到的是一个世界性的故事;布景没有局限在平面空间内,三个二层平台和四个高梯组成了七个戏剧空间,随剧情推进时空随意穿梭,更隐喻更深层次的文化内魂。

造型设计陈敏正为再现土司制度下的末日奢华,精心制作了200多套华服,80多条皮草、637块特殊面料,其中,团队专门从川藏地区采买大量藏饰,经过工艺翻模处理,制作成兼具细节美感同时又轻巧的饰品。

音乐设计石一岑采用电子乐、弦乐和民族乐器,设计了藏区民歌、小调等独具特色的音乐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