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文互动旗下网站

微信
手机版

《缉魂》影评:一个发明“永生”的男人决定去死!

2021-01-21 00:06 来源:院线杂谈 围观 : 84次

《缉魂》是一部轻科幻悬疑电影。

故事背景设定在11年后,也就是2032年,讲述一个关于“永生术”的故事。

关于电影内容,实在无法透露太多,毕竟它是一部悬疑电影,看的就是层层解密的快感。

所以抛开剧情,本文将围绕“永生术”做重点展开,探讨科技与伦理道德的边界到底在哪里。

“永生术”对于人类来说,将会是一场灾难。

因为不论贫富,人世间最大的公平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你说不对,还有时间,每个人一天都是24小时,非常公平。

如果你真那样认为,那就大错特错了,[时间]才是贫富分化最大的不公。

贫富差距不在于住多大的宅子,吃怎样的山珍海味,一切物质可以带来的享受,它不一定能使人幸福,不幸福的有钱人也很多。

所以摒除掉喜怒哀乐这些主观因素,富人和穷人真正的差距在于,富人可以买穷人的时间,比如老板请一个秘书帮他处理日常琐事,按一天8小时算的话,那么在老板一天24个小时里,他可以换来32个小时的价值,以此类推。

穷人出售时间,富人收割时间,穷人在打工,富人在做事业。

所以第一点,在相对时间里,时间是极不公平的,穷人的时间净值低,质量低。

但好在殊途同归,只要时间线够长,穷人富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结局,那就是死亡,死亡就是清零。

所以第二点,在绝对时间里,时间又是公平的。

那好,回到电影的设定中,人类一旦掌握了“永生术”,那么时间的绝对性也会被打破,人与人最后的公平也将被拉锯。

哈佛大学教授桑德尔,也就是讲《哈佛公正课》的那个鼎鼎大名老师,他在《反对完美:科技与人性的正义之战》一书中写到:

“在一个不平等的社会里,技术进步的受益者主要是强势群体,因为弱势群体无法支付技术费用,因此,技术进步的一个附带后果就是扩大了强势群体和弱势群体的差距”

其实,扩大差距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差距扩大之后,强势者对弱势者的全面倾轧。

如果说从第一个工业革命,到信息技术革命,技术革命带来的倾轧,还仅仅只是劳动力剥削,时间剥削,以及金钱剥削的话,那么一旦涉及到生命科学领域,那将会是生命的剥削。

正如在电影《缉魂》中,王世聪借李燕的身体还魂,就是一种生命的剥削。

不要觉得这是异想天开,《缉魂》之所以称为科幻电影,而不是玄幻电影,就是基于RNA遗传生命科学之上的,是迟早需要面对的伦理议题,就好像对抗新冠的mRNA疫苗,不也已经研究出来并投入使用了嘛。

对生命科学技术的警惕,其实是对人的警惕,在理查德·道金斯《自私的基因》书中,他说人是自私的,这是编码在基因里的秘密。

人尚且自私,当人变成神,那后果自然不可想象。

电影《缉魂》中的王世聪,他不就是神嘛,他今时用李燕的身体做容器,下一步计划用自己生的子女做容器,普通人已经沦为了“神”的工具,这是第三点。

第四点,生命技术的发展,一旦让优生优育成为现实,将会导致人种划分,带来歧视。

还记得2018年那条震惊世界的新闻吗?

南方科技大学一名副教授为追逐个人名利、自筹资金、蓄意逃避监管、私自组织有关人员,实施国家明令禁止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活动,对一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进行修改,让她们出生后就能够天然抵抗艾滋病病毒。

想想看,既然能够天生抗HIV病毒,何不干脆百毒不侵呢,何不再强化一下体魄,强化一下力量,甚至强化一下智商呢。

且不论一个生命有没权利对另一个生命进行改造,就这样经过人类修正强化的人类,还算是人类吗?

不,那是超人。

你希望你的子女是超人吗,你肯定希望。

但是对不起,这种特权只能是富人的游戏。

再进一步想想,如果富人使坏进行垄断呢?

再再进一步想想,有一天富二代超人厌倦、看不起普通人类了呢?

如果说二战时希特勒对犹太人赶尽杀绝,用的借口是消灭“低等民族”,那么有一天超人消灭人类时,可是实实在在,有凭有据的在消灭“低级人类”啊。

而这一切蝴蝶效应的开头,很可能就是从修改一个小基因开始的。

行文至此,也许你已经发现了。

基于“永生术”的话头,展开聊到生命科学,我所有一切高论调的内容,都已经严重脱离电影《缉魂》本身了。

但不管怎样,权当是一些延伸思考吧,或者是提醒大家对生命科学技术保持一定的警惕吧。

因为一旦“化人为神”成为现实,我们唯一能祈祷的,就是希望神能够像万博士那样,能够不被自己研发的“永生术”所异化。

因爱而活的炙热炽烈,为爱而死的凛然正义。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